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之辨

火币网

2018-06-13

  这是一种精致的慢生活,一个长久的爱好。

    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汤晋苏副司长发言  浙江省枫桥镇党委书记金均海发言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党委书记耿向东发言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司综合处处长龚桢梽发言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人类学与民俗学系主任、“百村社会治理调查”项目首席专家萧放教授发言  浙江省缙云县文广新局党组副书记兼副局长朱勇发言  浙江省诸暨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章飞燕发言  浙江诸暨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孔羽,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杨共乐教授分别主持开幕式、主论坛。  浙江诸暨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孔羽主持开幕式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杨共乐教授主持主论坛  分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黄家亮副教授,北京联合大学首都法治研究中心主任、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杨积堂教授,以及与会的三十余位领导专家和基层代表就农村低保、社会资本与乡村可持续发展、公职人员返乡、社会组织建设、村落集体经济发展、乡村扶贫、乡风文明建设、“枫桥经验”的发展历程以及乡土文化传统与基层社会治理等论题展开了深入讨论。  会议期间,与会领导专家、学者和基层代表实地考察了枫桥镇,浙江省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徐良平等陪同。  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多个国家机关部委;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北京联合大学、山东大学等十多家国内高校和科研机构;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各级部门代表;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网、农民日报、法制日报、中国妇女报等多家学术期刊和新闻媒体,近百位代表参加会议。  据悉,“百村社会治理调查”活动是北京师范大学建设国家高端智库的重要抓手,学校交叉学科创新工程的重要内容,旨在为党和国家提供决策咨询服务,为推进乡村社会治理现代化服务,实施一年多来,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之辨

    有不具名业内人士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火锅和麻辣烫行业技术门槛低,适合做加盟连锁。

  “说是注射的抗癌药,其实就是营养素或维生素。”回国后,该团伙再通过回访确保是否安全,其非法所得按照广州维托国际公司30%、代理商20%、美容店47%、假“专家教授”3%的比例分成。  据《潇湘晨报》(责任编辑:叶玮)

  千龙网北京10月30日讯贯彻十九大精神,10月29日,千龙网·中国首都网情画品牌工作组赴北京市延庆区开展村规民约主题墙绘活动。情画品牌工作组由千龙网工作人员和来自北京印刷学院等北京高校的79名大学生组成。他们分赴延庆区井庄镇的南老君堂、宝林寺、井家庄村、艾官营村、三司、西红山村、八家村、张伍堡等八个村,在各村的文化墙上,运用手绘形式,绘制村规民约,共创作完成108副墙绘作品。世间百态,纷扰繁杂每时每刻都有你意想不到的事发生我们称之一些为新闻跟我一起用不同方式来看看最最最新闻吧近日,有美国官员称,中国停止进口洋垃圾严重干扰全球废旧物资供应链。

关浣非  在中国,科技向金融领域的大规模渗透始于2013年,也有人说这一年是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元年。

当年,技术巨头从支付板块下手,之后是客户沉淀货币的金融产品化,继而是P2P、众筹等。 总之,一切围绕传统金融服务的薄弱处、金融市场发育的不足之处展开。

因为中国人口众多,传统金融的服务手段、服务内容并未跟上技术的进步及金融消费者的客观要求,使这种以技术为驱动力的先进服务方式很快在中国大行其道,既改变了中国金融业的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中国金融业的发展格局,同时也增强了全社会的金融意识。   由于相关技术应用所产生的金融交易规模一路高歌,5年间中国已从一个金融业技术应用弱国变成了技术应用强国,因技术应用而产生的金融交易规模已居全球首位。

  截至2016年,中国共有34亿第三方支付账户。

支付宝有亿用户(截至2017年3月),财付通有6亿用户(截至2016年12月)。 相比之下,PayPal仅有亿用户(截至2016年12月)。 根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的数据,2017年第二季度银行业支付机构移动支付业务亿笔,同比增长%;金额万亿元,同比增长%。 非银行支付机构累计发生网络移动支付业务亿笔,同比增长%;金额万亿元,同比增长%。 中国的移动支付规模已是美国的50倍还多。 而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余额宝规模为亿元,成为全球单体最大规模货币基金。

  金融科技为何在中国突飞猛进?  我们今天看到的多种技术在中国金融领域的应用模式,从西方一些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中能找到其承袭或借鉴对象,如谈到电子支付,不能不提PayPal支付系统;谈到P2P,一定要提lendingclub、prosper;谈到众筹则一定要提到kickstarter。

但为什么这些最早在西方金融业及西方金融市场实现了的技术创新应用并未对行业和市场产生太大影响,反倒在中国则呈现出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的景象?  这和中国大的社会经济技术及市场背景是连在一起的。

一是近10年来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在中国得到了大面积普及;二是社会经济生活产生了前所未见的交流和交易数据,使批量获客和有效实施风险控制成为可能;三是长期以来我国金融机构奉行二八定律所造成的长尾业务效应迟迟未能改变,80%左右人群的基本金融需求并不能获得良好的服务;四是金融市场产品的供给结构长期偏狭,资金供需两端都存在资金价格偏离状态;五是有关技术可带来明显的降低交易成本效应;六是存在监管真空,存在监管套利空间。

  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才使得一些技术巨头异军突起,通过把握人的本质需求和痛点来打造商业模式,有系统地实行板块突破策略,逐步对传统金融机构的支付、银行间市场、中小企业及个人贷款、基金等领域展开蚕食,并在某些市场获得了超出常人想象的成果,也让人体验到了技术对当今生产、生活的重要性。

  然而,就如同一些物种遇到新环境会发生变异一样,这些技术创新在金融领域带来的模式变化来到中国后也发生了改变甚至走形,最典型的便是原本在国外仅为在网上进行的各种金融交易在中国则变成了网上网下相互配合,居间撮合则变成了平台的社会融资,所谓共享的公共服务实际上干的是金融租赁,市场上更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如现在整治的现金贷采用的手法是,贷款给一些不具还款能力的对象、收取极高利率、暴力催贷,在任何社会都是不被允许的。 同时,这种金融领域的技术创新模式既撕开了原有金融机构的服务边界,又削弱了这些金融机构原有的生存基础,还改变了金融市场原有的交易模式和收益结构。

毋庸讳言,银行因特有的功能,在这场金融技术应用变革冲击前首当其冲,其传统的存、贷、汇三大业务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为何我国传统金融机构在新技术面前手足无措?  2016年起各项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步伐明显加快,这不仅是指深度,也包括应用种类。 一时间几乎无人不谈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物联网,颇给人以眼花缭乱之感。

而围绕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更有互联网金融(Internetfinance)、金融科技(Fintech)、科技金融(Techfin)、金融技术整合(Fintegrade)等说法,如果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恐怕真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之所以中国的传统金融机构在这场技术应用浪潮前显得手足无措、招架乏力,一方面是多年形成的守株待兔式经营模式短时间无法改变,以往所面临的竞争充其量也只是同质化主体增多的竞争;另一方面是传统金融机构对外部技术的发展变化基本后知后觉,更谈不上如何从竞争的角度对这些技术加以充分利用,因此也就无法形成金融科技优势。

  那些在某些技术领域占有优势的机构通过发现金融客户服务需求痛点及窥测金融机构服务弱点,从系统形成服务技术方案入手,一俟得到机会进入金融行业,很快就会表现出凌厉的科技金融板块突破能力,快速地攻城略地,对传统金融机构造成损伤。

这些以技术优势为武器的机构对传统金融机构来讲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通过提供更便捷、更有效率的支付服务,以及可在线上生成的具更高收益的金融产品或更便利的贷款服务,彻底切断了客户与原有金融机构的联系。   在金融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作用日益凸显、强调加强金融监管、抑制金融脱实向虚的今天,金融科技最后的着眼点必须放在金融上,因为技术应用可改变金融的效率,却不会改变金融的本质。

  过往几年,一些以技术优势赢得市场的机构之所以能够异军突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监管部门的包容式监管,监管部门没有像对传统金融机构一样对他们实行资本约束和风险约束,在市场准入方面则给予了更为宽松的条件,如单一股东持股比例等。

  未来,在中国进一步扩大金融市场开放程度的环境下,金融监管对不同背景的金融机构监管标准必然会趋向统一,会鼓励金融机构以技术优势、服务优势脱颖而出,但不会放宽对任何机构的资本约束和风险约束要求。 而在全球的一些主要经济体已把金融技术应用目标对准中国的情况下,中国的金融机构更不可故步自封、自我陶醉,一要清楚自身整体发展与国外先进经济体的差距,二要清晰自身未来技术应用应努力的方向和领域,三要把握具体技术应用及组合的选定依据和替代逻辑,四要解决技术应用推进中会遇到的体制和机制上的问题。 既不能囫囵吞枣,又不能搞形象工程,一些传统金融机构对此尤其不能回避。   应对金融科技挑战,我国传统金融机构首先要提升用户体验。